笑笑哈哈哈哈这样笑

A绿,SA。

【SA】江湖不懂风花雪月 16

前文:楔子ABCDEFGHIJKLMN


ABO试水。

OOC如山。

现代架空。

以下正文。

这章可能没那么搞笑了,挠头。


———————————————————————————————————


O

 

01

 

大野智没在咖啡店里停留过多的时间,他难得多话一次,讲完后抿了抿有点干燥的双唇,皱起眉头喝下最后一口咖啡后擦干净嘴,从口袋里摸出一支唇膏,淡定涂了涂上下唇又抿了抿,就起身告辞离开了。

樱井杯中的咖啡一口未饮,早已经在早秋第一波降温的凉意里冷了个透。

他送走大野之后,又独自在店里呆呆坐了一会儿。

窗外起了风,太阳半挂着,藏在有些厚重的云彩后面时隐时现。

这样的天气,像极了那天。

曾经相叶说起过他们的初遇,是在一部电梯里,一直以来他从未多想过,只以为是自己哪次普通外出时意外的邂逅。但今天大野的那番话,却突然像是一个纤巧的钩子,勾出了他记忆里被存放在一角的那一小片。

没错,作为天才优等生长大的樱井博士对自己的记忆力还是相当自信的,只不过他没在意的时候下意识不会想起,这个时候把它捞出来,立刻就记起了他曾经在电梯里遇到过的那个男人。那是在一栋相当繁华热闹的商场,那台电梯里的人却并不多,他走进去,第一时间就敏感地嗅到一股硝石味道,而散发着那股味道的男人则在他踏进电梯稍有靠近之时,突兀地往后闪躲了一下身体。他记得很清楚——他猛地将手藏到身后的样子,只可惜那时他所有的精力都在注意他躲闪的动作,忘记去看那个人的脸。

那天回家之后,樱井翔创作出了他新作品中的女主角——一个害怕被陌生人触碰的深度洁癖。

但相叶雅纪显然并不是什么洁癖。

那是为什么呢?

如果他果然就是在那台电梯里决定把他绑到他的生命中,那么当时他又为什么要躲开他无意的触碰呢?

樱井晃晃脑袋,试图让自己不要继续胡思乱想下去。

他出了咖啡馆后去取了车,没再多做耽搁而是直接回了家里。书房中的原木书架上最显眼的地方有一整排都摆着他的作品,这是结婚前相叶为他布置书房时就摆放好的。婚后这么久以来他从未碰过那一排书,倒是相叶时不时抽走一本,也不知要拿到哪里去看,隔几天放回来,又会选一本其他的拿去。

樱井一眼就看到了他要找的那本书。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老天的什么暗示,这一天中他有两次联想到自己的作品,偏偏都来自同一本书。

中午那个吻之后,他同相叶讲起过那部小说,相叶倒是听得津津有味,还要同他在下班后继续这种复刻小说中浪漫情节的游戏。樱井也是因此赶回家里来重温情节,他探身去亲相叶雅纪的时候,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正在对书中女主角的原型重演故事里的情景,而想到自己将要亲手把书里为女主角编造的浪漫重新和相叶演绎一遍,他不由得想要做得更加细致一些,他想这些重叠的情节变作他与相叶更加难忘的记忆,在未来他们共度的余生中永不淡去消失。

他没再多想,时间所剩不多,他要赶在相叶下班前温习旧作并安排好他与相叶的故事。

 

02

 

下午降了场雨,虽说日落前就雨止天晴,但起风带来的凉意却并未随潮湿散去。樱井怕相叶晚间着凉,出门前找了件厚外套一起带了过去。

相叶原本是一脸兴冲冲地冲进樱井停在路边的车里的,樱井看他跑那么快心脏差点被吓出来,可人已经小炮弹一样冲过来了,他不敢多言,怕相叶又嫌他啰嗦。事实证明他没开口是正确的选择,相叶心情很好,甚至在系安全带前探身过来把他压在驾驶座椅里深吻了一顿,两个人在车里吻红了脸,方才相叶从外头带进来的凉意很快被体温烘热。

“我想了一下午,”相叶亲了个心满意足后,趴在他肩膀上往他耳朵里吹气,“一直在想你的嘴唇。”

他说完,开心地“吧唧”一口往他脸上印了个口水印,撤回身就去系安全带了。

樱井见他穿得单薄,怕他这会儿的汗意冷下去待会儿别着了凉,想起车后座上的外套,赶紧在发动汽车前伸长了胳膊将外套拿到前排,搭到相叶的膝盖上。

这下可好,方才对他的嘴唇十分满意的相叶立刻重新嫌弃起他来,“我今天穿的黑色衬衫,你又给我带黑色外套,穿上之后从里头黑到外头,难看透了!”

樱井正在发动汽车,嘴里念叨着“你穿什么都好看”,眼睛则专注看着路况,等车开上了大路之后才后知后觉地扭头看到相叶扁着嘴巴皱紧眉头的不满表情,只好赶紧服软认输,“那我们去店里买件好看的好不好?”

“嗯。”相叶满意了,收回从后视镜里怒瞪樱井的视线,看向窗外哼起歌来。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问,“他们那天穿的什么?”

樱井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是在问书里的角色,细细同他背了那段情节里描述人物的几句话,小心问他,“我们也这么穿吗?”

樱井分神看过去的时候,相叶没回答,仍然一动不动靠着车门看窗外实在没什么看头的风景。

他只好转回头来继续盯着前方。

过了一会儿,相叶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我们也这么穿的话,你是要看我穿裙子吗?”他虽然话这样说,语气却并不坏,甚至带着些调皮和撒娇的意味。

樱井努力憋着不笑,生怕他这一刻好容易回归的好心情再被他笑没了,又扭头看他一眼,转回头一本正经地品评,“你穿裙子也好看。”

身旁果然很快传来哼哼的轻笑声。

樱井抿了抿嘴,心里跟着笑起来。

这一天里头相叶稀奇古怪的样子居然让他很快接受下来,他仿佛能透过这人与平日不同的小任性看到他年幼的样子。他自己都未察觉,他这模样,正如同一个在和家长撒娇的小少年。

虽然相叶本人不曾提起,但是关于他十二岁那年发生的那起大案,早在结婚之前,他的父亲就严肃同他讲起过——那年震惊全国的一家八口屠杀案的第一目击者相叶雅纪,将会是他未来共度余生的另一半。

奇怪当初听到这些话的自己,并没有恐惧与逃避,反而生出些从未有过的心疼。

他樱井翔面子上看着温文尔雅,也好好假装自己是个儒雅书生,其实骨子里自有自己的冷漠,难得能对一个陌生人产生什么共感同情。可现在想想,他当初走进婚礼礼堂,半是被逼着,另一半也有些听过这件事后的心软。

他想不出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在见过那样他想都不敢想的血腥场面后如何从地狱重回人间。更别提他的父亲正是在追捕这起案件的凶犯时殉职于斧下,母亲因为这件事性情大变由一个温柔女性变得无情强硬,将所有期望都压在那个十二岁的刚见过地狱的少年身上。他那时以为他会娶回家一个仇视世界的孤僻症患者,或者外表和善内心腹黑的大Boss,可实际上,他却在那样惨烈的童年里逃脱,长成了一位热爱生命、勇往直前的青年。

这样强烈的对比,让樱井更想宠爱这个孕期里突然少年化、终于肯向他展露些小脾气的另一半。

 

03

 

他们最终也没有去买衣服。

因为相叶心情变好,在樱井快要把车开进商场停车场的时候,他反悔了,说觉得饿了,想先去吃饭。

樱井憋住了没笑,急忙附和着说“好好好,正好预定的时间快到了呢”,方向盘一拧,转了个弯把车往下午预定好的店里开去。

吃过了饭,又按照情节里的设定去了台场乘摩天轮,两个人原本牵着手排队,中途相叶似是累了,松了手挽住樱井的胳膊,将脑袋搭在他肩头打哈欠。

樱井偏头看他,“困了?”

相叶嘴硬,“不困。”再一看,哈欠打得眼泪都冒出来了。

樱井转了个身把他搂进怀里,这人精瘦精瘦的身材抱在怀里薄薄一张,让他不由自主想再搂紧些,生怕一阵风来就把他的雅纪吹走了。

他把这话说给相叶听,相叶就笑他又蠢又傻,他听了也不反驳,就低头咬他的耳朵尖,几口就给咬得红通通得冒着血气。

相叶想抬头反击,他不给他抬,拿下巴抵着他的脑袋顶上,让他乖乖窝在他怀里,理由倒是找得充分,“书里这时候男主角就是在咬女主角的耳朵尖。”

相叶老老实实窝着不动了,伸手圈住他的腰,嘴里还不肯放过他,“书里的男主角才没有你这么不要脸。”

樱井翔听到这话快被他气笑了,“相叶雅纪你现在跟我说要脸?咱们结婚这么久以来谁耍流氓耍得更多?”

相叶哼了一声,不理他了。

樱井恐高,但还是为了让相叶开心一鼓作气上了吊舱。他进了舱就端坐在座位上,相叶担心他,就靠在他身边挽着他的胳膊,脑袋搭在他肩膀上陪着他,结果陪了几分钟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樱井见他这样子,也忘了自己身在高空,只顾着瞧相叶柔软的短发与光洁的额头。他们的吊舱升到顶端的时候,原本昏昏欲睡的相叶突然来了精神,扒着窗户一边看外面的东京塔,还一边激动地指给樱井看。樱井自己害怕,看到相叶蹦蹦哒哒的就很担心他随时掉出去,伸长了一双胳膊一左一右捏住他的腰要他小心脚下。

吊舱下落到半腰上,相叶的激情褪去,又坐回到樱井身边。

樱井的手原本手掌朝下搭在自己膝盖上,相叶坐过来后,就把自己的手手掌朝上插到他掌下,他心领神会地与他十指相扣,身子坐直了一些,方便相叶靠上来。

“那时候,”不知什么作祟,樱井突然没头没尾地问相叶,“为什么要躲我啊?”

“嗯?”相叶疑惑地抬起刚靠到樱井肩上的脑袋看向他。

“就是你第一次遇见我的电梯里,我想起来了,你当时躲了我一下是不是?”

“啊——”相叶皱皱眉头,“怎么突然问这个?”

“就很、有点在意,”樱井攥紧两人相扣的手,“不可以问吗?”

相叶摇摇头,“也不是。”

他叹了口气,伸出双手穿过樱井腋窝下,将自己的脸贴到他胸前。

“我那天在天台杀了人,手上染着火药味,背上的盒子里装着刚见了血的枪。你活在人间,我不想身上沾的血腥毁了你好闻的味道。”

樱井鼻子一酸,差点没崩住眼泪,他咽了几下并没有多少的口水,抬手吻了吻扣在自己手心里的手背,“可你还想和我结婚。”

“嗯,”相叶笑起来,“遇见你之后,我想和你一起去人间。”


【AS】不少之年 03

前文:0102


AS。

极度狗血ooc。

年龄差。

一个随时会黑化的成熟中年A和一个高龄青年S。

慎入。

过渡章节。


————————————————————————————————————


03


樱井从相叶房里出来后径直回了酒店分给自己休息用的那件单人间——

不好好上课在涂画(›´ω`‹ )

一个repo。

@荞麦面 ( ˋ · 3 · ˊ ) 老师的本子《夜が明けたら》到啦!

盯了好几天物流,终于收到之后特别激动,还没回到宿舍就忍不住拆开,还没看内容就憋不住开始摆拍,虽然这个拍摄技术出来很没效果……咳——

本子真的超厚的,超沉的,纸厚而且滑滑的真的超棒,而且里面实实在在那么多字啊那么多字!我的天啊我都不舍得看π_π,赞美荞麦面老师!

插图!居然!还是我超喜欢的@甜甜甜甜甜 老师,之前拍的时候都没看到,现在翻开突然看到好惊喜呜呜呜呜,开心到飞起!

接下来,就要考虑,翘哪节课看文了,咳。

【SA】江湖不懂风花雪月 15

前文:楔子ABCDEFGHIJKLM


ABO试水。

OOC如山。

现代架空。

以下正文。

———————————————————————————————————


N


01

 

即使有医生的谆谆教诲,即使有每天抱着孩子来家里串门子的松本润的经验教育,当相叶雅纪的早孕反应突然出现的时候,樱井翔还是感受到了一丝措手不及的慌张。

原因很复杂。

根据已知信息,一般来说,人家早孕反应都是吃饭时不知闻到什么味儿眉头一皱喉头一抖椅子一晃后腿一蹬突然冲到水池子边或者马桶旁吐不出任何东西但还是吐得天昏地暗昏天黑地。

而相比而言,相叶的早孕反应则显得很不一般。

他吃着吃着早饭不知闻到什么味儿,眉头一皱喉头一抖椅子一晃后腿一蹬,早有准备的樱井翔已经在心里酝酿好了怎么伸手接住他的呕吐物以示自己对他情真意切的爱,结果他反身一个缓冲,把手里的筷子摔在了桌子上,一嗓子喊得天崩地裂,“什么玩意儿这么难吃?!”

樱井翔吓得一个激灵,但他毕竟是樱井翔,自被绑在黑工厂里拿枪戳过脑袋这么些日子,吓早被吓习惯了,见到相叶这个反应,赶紧捡起被他摔得四仰八叉的两根筷子夹起相叶发火前吃剩下的那一半煎蛋当进嘴里尝了尝,没啥问题,跟他自己的那片煎蛋的味道一模一样。但他不仅仅是樱井翔,他还是个言情小说家,此时此刻此种情景,当然不能直愣愣地说“不难吃啊”这种话。

他瞥了一眼相叶,夹了自己咬了一口的那半片煎蛋站起来喂到相叶嘴边,“你尝尝我的,是不是好吃一点?”

相叶张嘴咬了,嚼了几口,喉结动动咽了下去。

樱井翔见状赶紧拉着相叶走到他座位那边,自己一屁股坐下,让相叶坐他大腿上,跟哄孩子似的,一会儿喂口鸡蛋,一会儿喂口菜叶子,隔三岔五喂两勺牛奶,总算是不仅顺利度过早餐时间,还顺道温存了一把。

吃过饭相叶就要去上班,樱井担心他飙车危险,争取到了开车送他的机会,忙前忙后把提前准备好的相叶半上午要吃的水果和热饮好好装了放到车后,才上了车系好安全带开出家门。

路上他又忍不住叮嘱相叶千万不许做什么过于激烈的动作,相叶开始时还听着,他说得遍数多了就开始不耐烦,眉头皱了一会儿,突然嗷嗤叫了一声。

樱井吓得差点一脚蹬刹车上。

但他转过脸再看相叶时,却见他闭了眼倚着靠背面无表情一动不动了。

送完相叶,樱井没回家,直接开去医院骚扰医生去了。

在医生那里确认了“情绪不稳也属于孕期常见症状之一”之后,樱井安了心。出了医院又跑去书店买了几本《孕期情绪安抚指南》、《孕期饮食指南》、《孕期夫妻生活和谐指南》等等之类的书之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去他妈那里取给相叶准备好的午饭便当,再开车去警视厅给他对象送便当。

 

02

 

樱井妈做的便当似乎很合相叶的胃口,他捧着便当盒子坐在楼底下的小花园里一口一口往嘴里塞,看样子是饿着了,樱井怕他噎着,一边陪在身旁同他说话,一边不时递水,又让他慢点吃。结果“慢点吃”三个字刚说出口,坐在垫了厚棉垫的草地上的相叶就突然低着头停下了扒饭的动作,樱井翔一个激灵,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错了但居然错了的话,下一秒他看到一滴眼泪啪嗒一声滴落到一根草叶子上,挣扎了一下,还是一头坠进了泥土里。

“雅纪?”他轻轻叫了一声。

相叶委屈地抬起头来看他,“我吃得快你嫌弃我了?”

这话分明莫名其妙的,他听在耳中不知怎么竟有点心疼,探身过去吻吻他的眼皮又吻吻他沾满了油水的嘴唇。

相叶抿了抿被樱井吻过的嘴唇,吸了吸被眼泪带出来的鼻涕,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没哭。”他嘴硬说。

樱井翔顺从地点头,把手里的水递到他嘴边,“喝点水,我只是怕你噎到,你慢慢吃,吃多久我都陪着你好不好?”

“唔——”相叶就着樱井递过去的手咕嘟咕嘟喝了两口水,喝水的时候眼睛还直勾勾盯着樱井的脸,他喝了两口撇开水杯,又问他,“翔ちゃん会一直爱我的吧?”

樱井脑子里嗡了一下,这一刻面前这个人突然温温柔柔轻轻巧巧地问他这句话的画面,和他从前不知写在谁的爱情故事里的幻想重叠。

那时候他在别人的爱情故事里写下了什么样的回答呢?

「他没有立刻回答。」

他没有立刻回答。

「只是认真看着他的眼睛。」

只是认真看着他的眼睛。

「他在她的眼睛里看到汪洋大海天空彩虹,看到风花雪月的这个世界。」

他在他的眼睛里看到汪洋大海天空彩虹,看到风花雪月的这个世界。

「他忍不住吻了上去。」

他忍不住,轻轻吻了上去。

这吻不同于他年少轻狂时的幻想,不是苹果味也不是草莓味,而是陪伴他长大的樱井家便当的味道。他温柔舔舐他的唇畔,吮吸他的舌尖,他凑得近了,被他细长浓密小扇子一样的睫毛轻轻刷在皮肤上,有点痒。他吻上去,撤回来,再吻上去。

「他对她说。」

他对他说。

「一分一秒一生一辈子。」

“一分一秒一生一辈子。”

「我和我的心——」

“我和我的心——”

「——都只属于你。」

“——都只属于你。”

 

03

 

吃过饭两人牵着手在楼后转了几圈,一方面消食,一方面继续他们被意外来临的孩子打断的热恋期的腻歪,直拖到相叶接到下属催促的电话,才依依不舍在楼下分开,目送相叶一步三回头地消失在视野里。

送走了相叶,樱井原打算找个安静地方仔细研究研究上午在书店里新买的那几本书,却在走开没两步的时候被一通电话拦住。

来电人是大野智,算是相叶那些朋友里樱井翔最不怕也觉得最靠谱的一位了。

他碰巧关于相叶不分时间场合突变的情绪而有些担心,现下大野打来电话约他喝杯咖啡,显然就是有话要说的态势,他想着说不定能从大野那里套出点相叶的什么他不知道的过去的事情,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车也没取,快走了几步,跨了条街赶去同大野约好的那家店。

樱井到的时候,大野已经坐在了店里,自己点了一杯黑乎乎的咖啡,正坐在最里头没什么光线的阴影里摆弄桌上的菜单本,见樱井来了冲他招招手,又低下头继续若有所思地摆弄起手里的菜单来。

樱井落了坐后要了杯拿铁,同大野道歉自己的迟来后,大野依然沉默着,看上去似乎还没想好与他见面的开场白。

樱井安静等了一会儿,直到他的拿铁被端上来,大野看着送咖啡的服务生离开,才突然开了口,说,“我不该叫你出来的。”

他说完这句话,目光才真正挪到樱井的脸上。

看了樱井翔一眼,他居然笑了起来。

“他说要同你结婚的时候,我以为他只是闹着玩,没想到他竟然真的选到了对的人。”

樱井愣了愣,他没想到大野会同他说这个,他以为对方只是察觉到相叶最近的不对劲的情绪之后来警告他对相叶好一点。

大野应该是猜到了他的想法,却没多作解释,只是手指搓着咖啡杯的杯柄继续他的话题。

“他遇到你的那天,我们都在,你从电梯里下去,他转过头来对我们说,他觉得自己一直在等的那个人就是你了。

“那天我们刚在顶楼捉了人,松本刚从一枚炸弹中死里逃生。他说你是同我们不一样的人。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我们,生在江湖,长一颗坚硬的心,看山看水都只是山水,而另一种是你,生在书卷里,长一颗温柔的心,看山看水都是爱是情。他说这话的时候,手指上还带着几分钟前开枪时染上的火药味。

“我以为他只是感慨,虽然我认识他这么久,头一次见他发过这么长的感慨。

“可是第二天他就告诉我,他要和你结婚。他说的是他要和你结婚,而不是他想和你结婚。他看上去对你势在必得。

“为了这件事情,他翻开了十几年来从没有打开过的,他父亲生前留下的联络簿,四处认伯伯叫叔叔,终于认识了你父亲,樱井先生。

“后面的事情,我想他应该都会同你说。

“他做了很多许诺,其中包括离开他现在好不容易挤进来的搜查一课,也包括做回他从前最不肯自我承认和面对的Omega的身份。

“二宫对我说,出事的那天,他第一次对自己的身体认输,惊慌失措地请求身边的人立刻送他去医院,他很在意这个孩子。

“我本来想了很多的话想对你说,让你对他好一些、多迁就他一些。

“可是中午在花园里,我看到你们一起吃饭的样子,突然也就明白了,你们之间的事,大约是不需要我们插手的。他对你的心思,你是明白的。你对他的好,也是不需要我的提醒的。

“今天说的这些话,大概是我能说的最后一些话了。

“我以为他一辈子都学不会爱一个人,同你在一起时,他不过是向往你的世界,想要一个普通的、温馨的家。后来他说他喜欢你,我也以为他只是喜欢你的温柔,喜欢你身上他没有的东西。

“可是现在我知道了,他是真的在意你了,那些你写在书里的他学也学不会的爱情,你已经亲手教给了他。

“樱井翔——

“——虽然有些迟,我祝你们幸福。”


O

在闲鱼收纸(纽约纸)遇到小画家😭
手绘居然送了手绘我被可爱死了呜

致一位三次元认识我并且不知为何认出了我马甲的朋友:

第一,我没有自视甚高,我甚至也没觉得自己写文很好,只是承蒙大家喜爱不胜感激,在北极圈为爱发点电能得到朋友的共鸣因此怀揣欢喜继续写下去。
第二,我不高冷,我只是社恐。喜欢谁不敢主动勾搭,喜欢文不敢主动留言,心里知道这样不好,但删删减减最后还是什么都不敢留下。最近在试图治疗这种社恐了,但三次元忙起来又把这事儿忘了。
第三,我删除过去发过的手帐打卡,并不是想要销毁什么记录,只是因为突然被很多朋友关注深感惶恐,另一方面也知道大家只是来看文的,所以为了方便大家看文我删除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后面也在尽量避免发文以外的无病呻吟,尽量不点SA以外的推荐。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风格,我只是这种想让自己的主页清爽一点的强迫症风格而已。
第四,我写文的初衷,说出来不怕被骂,每一个坑刚开始都是为了自己爽的,后面有了朋友的喜欢才坚持到完结,所以设定什么的没有考虑太多,是我不对。可能我会在写文时对某个角色把握不准,或者描写上对某个角色有失偏颇,但我从一开始就说过我是团饭,我爱每一个人,我就算是个绿担也没有不爱翔翔,文只是文,设定只是设定,我没有对任何人任何角色有任何恶意。
第五,我没有飘飘然。以前日更是因为我辞职了我很闲我没事干我有大把时间。现在周更甚至拖更久是因为我开学了我满课我打游戏都没时间上线我真的很忙忙到CP脑里全是综述小论文演讲稿PPT怎么弄,我写不出来,我不想随便糊弄。
最后,我私信没设任何屏蔽,有不满可以跟我说,或者想骂我怕我听不见私信来骂也没关系,我年纪一大把了真的挺得住,或者直接屏蔽我眼不见为净也好,实名匿名挂我也没关系,就,不要把二次元的事情搞到三次元去好吗,我三次元已经很忙很累疲于应对不想再跟一个战壕里看bl的朋友解释我并不是什么高冷孤傲冷血无情自己上天的写文大大,也不想再跟一帮无所畏惧的直男解释我为啥在写两个男人互相cao的文章,你踏马告诉我你让我怎么解释?
话到这里,希望你看到了就别为难我了吧,或者你怕暴露开个小号来骂我解解气也行虽然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你了,大家和平友爱相处吧好吗,不吃CP同是团饭其实是可以好好做朋友的啊,你觉得不怕暴露身份直接来我宿舍找我玩也行,我刚批发了十几个你翔翔的文件夹可以给你挑几个拿回去用啊……
我……我睡了哈,哈哈哈,那啥——
祝你晚安。

【AS】不少之年 02

前文:01


AS。

极度狗血ooc。

年龄差。

一个随时会黑化的成熟中年A和一个小狼狗狮子头青年S。

慎入。


————————————————————————————————————


02


酒店17层。

窗外风雨悲鸣,房中的樱井翔被按在墙上扒掉了裤子。


03

【AS】不少之年 01

800fo点梗。

 用了@之城城城城 点的情节和 @S`agapo🌱 点的设定,感谢大家的点梗和支持,就不一一回复了,爱你们!

AS。

极度狗血ooc。

年龄差。

一个随时会黑化的成熟中年A和一个小狼狗狮子头青年S。千万慎入。

短篇……可能放不下,就还是分章节来吧,能写多长写多长,反正江湖也快完结了。


——————————————————————————————————


01

 

记忆里离开时还是花团锦簇,如今再回来居然是满城风雨。


02

涨涨跌跌的,也算是有个一周停在800上了,本来想假装看不见就让这个整数过去算了,但今天一打开又跌到这个整数,好像在提醒我一样😂😂😂
这么久了真的非常感谢大家喜爱!一年前我死都想不到自己会跑来写文,也死都想不到自己的文字会被人喜欢。(还曾经妄图做一个扫图小可爱,最后因为没钱买扫描仪——(放屁))。
本来不想搞这些,还指天发过誓说只在这个帐号上面发文,尽量不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但想想自己最近是真的很懒也很少更新。原因嘛,大概是突然从肥宅变现充还有点不适应,脑子一时无法正常运转,以前天马行空写出来的东西现在这个规矩脑子写不出来了。嘛,另一个原因也是忙,顾不上(打游戏挺顾得上的)。
废话这么多,就是开个点梗。
欢迎留言(如果有的话),我会随机挑一个能接受的并且难度不大能保证自己能写成短篇的(本人屁事儿真的好多),争取在节假日结束前写出来。直接留言不要私信,私信我一般收不到,老福特的私信功能……唉不说也罢。欢迎大家点梗,当然,没有的话我也会很开心的(啥?!)。
再次感谢大家喜欢!